辣和愛情的有趣言論

辣對美女們來說有種愛情一般的誘惑。有很多人說愛情是酸的,或油漆要不也不會有個奶糖的廣告語叫「做酸酸甜甜小兩口」。

其實最熾熱的愛情絕對不是淮海路上牽牽小手看看電影進進咖啡廳,也不是西湖上的office furniture泛舟或者雷鋒塔下的海誓山盟。聽過西北山歌花兒的人都為那裡面赤裸裸又熱辣動人的歌詞紅過了臉蛋子。為那裡面唱到心坎兒的觸電一般的衝動,那黃沙漫天,溝壑滿地的環境下綻放出來的愛情在惡劣的條件下,顯得特別的動人。

說起辣來,更多的人想到的是川菜的辣,那身體檢查油辣裡面夾雜著一點點酥酥的麻,像成都妹子的美和賢惠,還有那茶館子裡掏耳朵的小伎倆,讓人舒服沉醉在若有若無的舒適裡。

似乎很少有人想到西北的辣。那干辣干辣的感覺就像關西的禮品烈酒,可能是不太純美,也不太香,只是酒,純粹的酒。一仰頭,一股火順著喉嚨流將下去,立馬就有了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將出換美酒的豪情。

不全是為了酒美,盛薈而是為了它就是酒,讓人投入的專心的一頭栽進了熱情裡的久。西北人離不開辣,太原早點鋪子裡供應的早點——桃花面,都要放辣子,讓你一早上就出身汗的辣子,讓你沒法戒除的辣子,卻又容的下醋的酸,肉的香,湯的五味雜陳。

這是過日子的感覺,裝修工程是愛情和親情的感覺,包容而熱烈、溫暖和持久。